首頁 » 日本開年懸疑爽劇,集集尺度拉滿,觀眾:看得我一秒都不舍得快進!

日本開年懸疑爽劇,集集尺度拉滿,觀眾:看得我一秒都不舍得快進!
2023/01/11
2023/01/11

好久沒看到這麼刺激的恐怖懸疑劇了。

開場就是驚掉下巴的高能情節——

一個極端憤怒、舉止怪異的警察,突然闖入一個村民家中。

他一邊狂敲門一邊大喊: 我知道你們吃了人。

無人回應,只有一只拿著DV的手從小窗戶中伸了出來,把警察發狂的樣子[偷.拍]下來。

警察逐漸失控,拿起槍沖著天空一頓胡亂掃射,大喊「我要你們付出代價。」

緊閉的大門背后藏著一雙雙偷窺的眼睛,一個個緘口不言的村民們心照不宣地共同隱瞞著古村落的秘密,配以日式復古的鏡頭質感,一股詭譎的氛圍升騰而起。

故事還沒完,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道里,借著手電筒的光,警察好像發現了什麼可怕的真相。

就在他陷入驚恐之時,一把鐮刀悄然架在他脖頸上。

然后所有的一切,都隨著熄滅的手電筒湮沒在黑暗之中。

這短短幾分鐘的戲,完全把我吸引住了。

一口氣連刷三集,全程高能。

發現這部劇果然不簡單——《噬亡村》。

竟然是迪士尼出品。

迪士尼做流媒體原創劇不奇怪,Disney+自2019年末成立后,一躍成為訂閱用戶破億的流媒體后起之秀,更推出了《曼達洛人》《旺達幻視》等高分流媒體劇,逐漸和網飛分庭抗禮。

但迪士尼的本土作品,向來以合家歡為主。

誰料當這家流媒體巨頭進軍亞洲市場,才第三部日劇,就弄出一部驚悚刺激的15禁漫改驚悚劇開年。

而且一推出就口碑飄紅,拿下8.4分。讓網友直呼「一周一集太煎熬」。

迪士尼憑什麼敢這麼賭?

第一時間刷完,感受就是三個「驚」字:驚艷、驚恐、驚喜。

演員陣容,驚艷。

懸疑驚悚題材+戛納最年輕影帝。

題材驚恐。

《噬亡村》改編自二宮正明2018年開始連載的漫畫《狩獵》。

原著就尺度非常之大,故事內核讓人寒毛直立:食人村。實打實的日式恐怖題材。

劇集質量,驚喜。

一個外來警察進入風光如畫的村莊,卻發現這里隱藏著駭人的食人秘密。寧靜村莊的食葬文化,神秘的懸案,糖果盒里的枯手指,吊橋上的僵尸老人,不說話的小女孩,前任警員離奇失蹤案,無處不在的死亡威脅……

暴力、恐怖、食人魔等元素,貫穿全劇。

不是鬼片,卻比鬼片更嚇人。

如果說《沉默的羔羊》是一場心理驚悚片的優雅華爾茲。

那麼本劇則是一部陰郁詭譎的日式叫魂。

前三集故事反轉反轉再反轉,全程高能,毫無尿點,妥妥的開年黑馬。

迪士尼的日式懸疑驚悚劇,看來要成了。

01 一集就下線兩個角色,令人心驚肉跳的食人族疑云,讓人一集入坑

還記得開場那位警察嗎?

這位供花村前駐警在留下這句話之后,就從人間消失了。「這個村子的村民在吃人。」

接任的新警察阿川(柳樂優彌飾)來到這里。

阿川正處在職業生涯與人生的低谷。

他在城市任職時開槍,被貶到遠離城市的供花村成為新一任駐警。

他開車帶著妻子(吉岡里帆飾)與女兒前往供花村,沿途的優美風光驅散了沮喪。

供花村雖然位置偏僻,卻風景秀麗,氣候宜人。一家人初來乍到,就受到供花村村民的列隊歡迎,送他們的瓜果蔬菜裝滿了箱子。

一切看上去都很祥和。可詭異早就在暗流涌動。

果然,古怪的事情一樣接一樣來臨。

阿川上班的第一天,就有人報案說村里的森林發現了一具尸體。

報案人是村中最大家族「后藤家族」的成員,惠介。

阿川跟著惠介來到事發現場,發現一群拿著獵槍的男人圍著一具殘破的尸體,他們全是后藤家族的成員。

死者是后藤家族的后藤銀,也是后藤家曾經的當家。

她的面部和身體仿佛被啃噬過,死狀十分凄慘。后藤家的人認定,后藤銀是被熊咬死了。

可阿川檢查過尸體后,認為這并非熊所為。

因為在后藤銀的手上,有一個奇怪的咬痕,很像人類的牙齒印。

惠介說,奶奶有老年癡呆,可能是自己咬的。

阿川又反駁說,咬痕的位置在她的手肘外側,不可能是她自己咬的。

話一出,在場所有的后藤族人立即舉槍對準了他,質疑阿川是在污蔑他們虐待老人。

雖然是警察,但面對眾多槍口,阿川只能服軟。

沒想到,上一秒還怒目相對的惠介一行人,下一秒就笑著放下槍,說只是開玩笑。

不管警察如何認定,后藤家的人咬死了后藤銀是死于熊口。

他們決定明天舉行狩獵大會,抓到熊為奶奶報仇。

第二天,阿川和后藤族人上山,圍獵那頭熊。

突然出現的熊直奔阿川而去。還好惠介的弟弟將熊一槍爆頭。

當場解剖后發現,熊的腸子里出現后藤奶奶的鏡片。

這是坐實了后藤銀被熊襲擊,還是后藤家搞的鬼?

還沒來得及想,后藤家的人突然圍著熊的尸體祈禱。

祈禱完了,直接生吃熊肉。還邀請阿川一起吃。

說出的話也讓人心驚膽戰:

「吃下這頭熊,奶奶就會化為我們的血和肉,繼續活在我們的身體里,你不會不吃吧」。

這夠詭異了,阿川家,又出現了更多詭異的事情。

阿川一家人的新家,正是開場消失的警察住的地方。

外界的說法是這個警察因為賭博輸了錢,欠了一屁股債,然后就離奇失蹤了。

然而當阿川的妻子在家中收拾,卻偶然看到入戶的門框刻了兩個字:快逃。

為什麼要逃?

沒容多想,阿川又在女兒那兒看到更恐怖的事情。

先是女兒真白不見了。

原來,真白和門口的一只流浪貓玩耍,跟隨貓咪來到了森林深處。

剛走到木橋上,就看見了瘆人的一幕:

一個身材高大、蒼老腐朽、頭髮花白,卻形同野獸的僵尸大爺,從暗處緩緩向她走來。好在真白不怕面前的怪物,還把手里的糖果送給了他。

怪人也沒有傷害真白,還回贈了她一個禮物。

女兒被找回家后,看到爸爸回來,立馬把怪人送給他的糖果盒子遞給他。

阿川打開后一陣手抖,里面竟然是一根人類的殘指。

他從自閉的女兒這里找不到任何線索。于是暗中把手指送去做專業鑒定。

但詭異的事情還沒完。

后藤銀出殯那天,送葬的隊伍里,混進來一個人。

原來是前任警官的女兒,小堇。

小堇一腳踹翻了棺木,里面空空蕩蕩。

小堇當場怒吼,「當然不會有遺體殘留下來 因為遺體已經在這些人的胃里了」。

她還稱后藤族人是噬人魔。

后藤家的人當然憤怒不已。混亂之際,送葬隊伍中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

正是將殘指遞給阿川女兒的怪人,怪人徑直沖向小堇。

幸好惠介及時攔住怪人,讓阿川把小堇趕緊帶走。

到這里,數條支線交匯,形成了主線劇情。

村莊,深山,野熊,食葬,失蹤的前警官,消失的遺體,尋父的女兒,刻著的「快逃」,斷掉的手指,不說話的小女孩,迷霧式的小村莊里,似乎每個人都藏著秘密。

這個「引子」的確令人眼前一亮,既點到為止地描述了恐怖的民俗文化,也把懸疑氛圍拉滿,仿佛帶領觀眾身臨其境,一點點揭開神秘村莊的秘密。

短短一集,恐怖氛圍的營造與懸念的鋪設都非常精彩,故事不拖泥帶水,眾多的人物和線索,就像鋪開了一張綿密的信息網。

讓人非常好奇,這些線索會如何被串聯在一起。以及一系列謎團會如何解開。

好戲,開場了。

02 不忌諱尺度,幾大懸疑相互交織,線索錯綜復雜,角色正邪難辨,驚悚味十足

原本以為劇情已經夠復雜了。

隨著故事繼續深入,事件的離奇程度,進一步加碼。

三大懸疑點,逐漸將故事一步步帶入[高·潮]。

懸疑點一,后藤家族的瘆人習俗和恐怖真相。

作為供花村最有話語權的一族,后藤家族不僅在當地人數眾多,存續數十年,擁有大量土地的他們還是以林業為主的村里的經濟支柱之一。

這群人有一套自己的運行規則,根本不把阿川這個警察和法律放在眼里。

關于這個家族的秘密,是小堇告訴阿川的,也就是「食葬」的文化。

但小堇的評價卻非常奇怪:「想必是基于對死者的愛和執著,才讓他們那麼做的吧」。

小堇還告訴阿川,她確信父親的失蹤與后藤家有關。

但她的想法,卻沒有得到警方進一步調查,她勸阿川如果要調查,一定要小心。

可阿川決心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他只身來到了后藤家族的舊宅進行調查。

當他來到宅子之后,卻發現大門緊閉。屋里的人不愿開門,還拿出攝像機對門口的阿川進行拍攝。

這一幕簡直和失蹤的小堇父親的遭遇一模一樣。

很快后藤家的人趕來。

不但不怕阿川,還不斷出言挑釁,說知道阿川的過去。

受夠了的阿川以一敵眾,徒手將這些人暴打一頓,送上了警車。

就在事件出現轉機時,怪人再次出現,一鐮刀打暈了阿川。

身為主角的阿川沒那麼容易下線,在醫院醒來后,勢態又發生變化。

以惠介為首的后藤成員,突然態度誠懇地向阿川一家人鞠躬道歉。

還有一個人出來「自首」,說打傷阿川的人是他的哥哥。

后藤家這麼匆匆忙忙拉人出來頂罪,到底是為了什麼?

謎底還未解開,阿川和后藤家族更大的沖突來了。

還記得女兒遞給阿川的那根手指嗎。

經過鎮上醫生的檢驗,手指果然是屬于前任村警的。

但醫生的電話留言卻被后藤家的人聽到。

后藤家立刻綁架醫生,誘騙阿川過來。

又在路上設下埋伏。直接用獵槍和阿川交火。

從認罪服軟到直接謀殺,顯然是為了掩蓋后藤家最大的秘密——

那個擁有怪力的「怪人」。

后藤族人眼里, 一切問題,都要交給「那個人」裁決,甚至包括生死。

至此,后藤家族的最大的懸念已經集中于,「那個人」是誰?

每次他在水中都會發出嘶嘶的啃咬聲,他在吃人嗎?

除了怪人,后藤家族另一個關鍵人物,就是惠介。

從阿川闖入領地調查前駐警之事起,后藤家族就從內部分成了兩派。一派以較年長的上一代為代表,想要下死手。

一派以更年輕的一代尤以惠介為代表,認為不應該硬碰。

但后藤家族最終還是對阿川下手了,那麼惠介這個后藤家年輕一代的核心人物,到底會做何選擇?

謎團,越滾越大了。

懸疑點二,是供花村村民的秘密。

阿川這個外來人的闖入,拂去了這個村莊表面平穩和睦的泡沫。

這個神秘村莊慢慢裸露真實底色。

表面看,村民淳樸熱情,對外來的阿川一家,他們甚至親切得有些過分。

警局的卷閘門還沒有拉起來,村民就自己進來了。

但真是如此嗎?

從里到外,這村人都透露著不尋常。

當地的村民會告誡外來的阿川妻子,「不要和后藤家有所關聯」。

一旦發現阿川有拒絕的意思,就立馬翻臉,十分令人窒息。

當阿川女兒走失,妻子在村里大聲喊叫,卻沒有一個人出來幫忙尋找。

與其說熱情,不如說他們在暗中觀察,甚至是監視著阿川一家人。

更可怕的是,就連警察署署長,也是供花村人,還警告阿川不要牽涉過深。

「不要和后藤家扯上關系 父母親常對我這麼說」。

后藤家吃人的原因,劇中還沒有給出答案。

但從原作漫畫的內容可以得知,一切的起因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而供花村的村民在這件事情上,絕不是無辜。

那麼這個村子到底有什麼秘密?

懸疑點三,是阿川一家的神秘過往。

隨著劇情展開,觀眾都說以為是青銅其實是王者,說的就是警察阿川的戰斗力。

除了能打,這也是個不好惹的狠人。

阿川的女兒自閉,還經常一個人離家走丟。

之所會變成這樣,是因為阿川。

以前女兒有一個關系很好的阿貝。但他卻是一個有前科的戀童癖。

他一直沒有對阿川的女兒下手,理由卻是,「因為我愛真白,所以不能摸她」。

有次阿川在盯梢的時候,發現女兒在這人家中。

他趕緊破門而入,剛好看到阿貝握著女兒的手。

他做了任何父親都會做的事,上去就對戀童癖阿貝一頓胖揍。

沒想到女兒居然擋在了爸爸面前,說不忍心傷害他。

阿貝乘機抓住阿川女兒說 「無法想象沒有你的人生,我們一起死吧」。

阿川別無選擇,只有當著女兒的面射殺了阿貝。

一臉血的女兒受到巨大刺激,從此自閉,不再開口。

這也是阿川被下放到供花村的緣由。

劇情發展至此,主線越來越清晰,謎團也越變越多。

但隱約能感覺到,前后很多些線索開始掛上鉤。

陰暗的村莊,狂妄的后藤一族,碰上一個曾經的暴力刑警。

神秘的「那個人」,未解的「主屋之謎」,緘默的小女孩,疑團重重。

村民們到底在隱藏什麼?開場前駐村警察粗暴訪問的那一家是誰?他最后喪命的山洞鐵門里藏著什麼秘密?后藤家族為何會有吃人的儀式?后藤銀死亡之謎的真相究竟是什麼?「那個人」的身份又是什麼?

《噬亡村》采用了經典的民俗恐怖片模式。

當男主闖入小村,多走一步,離危險更進一步,也就離真相更近一步。

可以說各個線索交織,角色正邪難辨,在快節奏的推進中,充滿了日式懸疑那種不知道走向,不明白人性,猜不透故事,摸不著謎底的觀劇快感,可以說驚悚味十足了。

03 最年輕戛納視帝助陣,少女演技搶眼,改寫2023年日式驚悚劇天花板

追完了《噬亡村》播出的前三集。

目前最大的感受就四個字:度日如年。

因為迫不及待想知道最后的結局。

不過,好在這種等待不會持續太久。

因為全劇一共只有7集。節奏緊湊,不注水。

劇集不僅有非常扎實的劇本。還有強大的制作陣容。迪士尼不會找草台班子的。

導演片山慎三 ,堪稱懸疑/驚悚片專業戶。

此前曾當過奉俊昊的助理導演,共同拍攝了提名戛納的犯罪片《母親》。獨立執導的《失蹤》以及劇版《彷徨之刃》,口碑都不俗。

由他掌舵的前三集,已經為我們鋪開了一張巨大的謎網。

情節發展曲折離奇,人物線索多而不亂。

不論是從故事還是畫面,都呈現出一種壓抑驚悚的氛圍。

劇集本身的快節奏,強烈的懸疑感,都讓人追得停不下來。隨著第三集阿川與后藤家族成員直接開火,矛盾也走向白熱化。

在影像質感上,對觀眾而言也是一種享受。

很多鏡頭的設計非常考究,也就是所謂的「電影感」。

導演沒有一驚一乍,而是很懂得用鏡頭語言傳遞信息,用調度渲染氣氛。

表面看著十分小清新的村莊,陽光之下,處處都彌漫著黑暗與涼意。

尤其是詭異的葬禮場面,白日下的恐怖氛圍愈顯詭譎。

此外,《噬亡村》所包含的元素也足夠豐富。

僅從前三集就能感受到,懸疑,犯罪,動作,多種類型兼有。

「懸疑」考驗氛圍感,「犯罪」考驗劇本和表演,「動作」考驗演員身手。劇集把它們完美融合在一起。

在歐式民俗恐怖的基礎上,又加入了日式古村落元素,讓它成為完全的日式恐怖片。可以說是一次成功的本土化移植。

除了電影質感,劇集表演也得到了保障。

首先值得一提的,就是演柳樂優彌。

這位最年輕的戛納影帝,顯然沒有荒廢演技,他的表演,就是整部劇的「定海神針」。

原著中,男主是比較兇悍暴力的警察,吊兒郎當、痞氣十足,柳樂優彌本人的氣質太溫柔了,但他通過精湛的演技讓人物變得可信。

尤其是幾場動作戲,直接將角色暴力一面釋放出來,爆發力十足。

解救女兒這段,從剛開始情緒激動到失控,聽女兒說完話的驚訝,到最后手刃變態的冷靜,被柳樂優彌演得絲絲入扣。

志水心音飾演的女兒也很精彩,完全演出了那種天真爛漫與性格復雜的一面。

起初我和阿川一樣,以為她還小,根本不明白自己維護的是什麼樣的人渣。但其實她知道,所以人渣被父親擊斃后角色的情緒轉換,才讓我心里咯噔一下子猝不及防。

還有笠松將飾演的后藤惠介, 從面容到衣著乃至細節的神態,都仿佛從漫畫里走出來一般。

可以說,無論編導演,劇集都集日式驚悚劇之大成,有各種元素,對觀眾來說,是有吸引力的。

這種民俗式恐怖題材,果然還是日劇最能拍出日式恐怖氛圍。

而在驚悚之外的主題,又為這部劇帶來了爽感之外的深度。

其實第一集的第一個鏡頭,就是后藤家族養的狗在啃噬骨頭。

但不像是動物的骨頭,極有可能是人骨。

劇集的英文名「Gannibal」,取自「漢尼拔」的俄文讀法,也暗示了這是一個圍繞著「吃人」展開的故事。

劇里提到的「食葬」文化,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一種喪葬習俗。

上世紀50年代,南太平洋的島國巴布新幾內亞的一個原始部落中,曾發生了奇怪的現象。

部落中許多人會突然發病,當地居民認為是神靈對他們的懲罰。

直到後來一名美國科學家蓋杜謝克揭開了真相。

因為這個部落有一種傳統儀式——分食死去族人的尸體。

由此造成了一種名為「阮病毒」的傳播。

世界衛生組織和澳大利亞政府,立即嚴令禁止「食葬」這一傳統,病癥才逐漸在部落中消失。

但正如原作漫畫《狩獵》的開頭寫的:哪怕在現代,食人的文化或許仍然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里流傳……

而本劇挖掘的,正是吃人故事背后人性的復雜與幽暗。

《噬亡村》切入這一概念,從歐式民俗恐怖片改造為日式恐怖懸疑劇,為日式驚悚做了一次不錯的嘗試。

炒冷飯,玩套路,已經是全世界主流商業劇共同的問題。

是時候挖掘新的領域,新的題材,新的風格。

漫改民俗恐怖,可看的不止是[[大尺度]],更在于它有望開啟新一波高質量的驚悚劇潮流。

畢竟恐怖劇不思進取,對觀眾才是真正最恐怖的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