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打敗《少年法庭》登頂第一,從現實政法到「韓腐」,韓劇也太卷了

打敗《少年法庭》登頂第一,從現實政法到「韓腐」,韓劇也太卷了
2022/09/14
2022/09/14

最近兩個星期,漫果兒都在被表妹瘋狂安利韓劇。

《少年法庭》。✔️。

《二十五,二十一》。✔️。

直到這一部出現——惹!

漫果兒有印象了,好像去年她在看這劇的同名動畫,一共4集,每集四分鐘。

看了一遍又一遍,津津有味。

畫風嘛,是像醬的……

看來,這下是表妹追的二次元奔現了。

被表妹按頭看了一集、兩集、三集……哎,這我熟啊——《 語義錯誤》시맨틱 에러

瞧你想哪去了。

漫果兒熟悉的是韓劇。

現在韓劇的那叫一個卷,現實、政法、科幻、喪尸、恐怖驅魔,你能想到的題材都拍了個遍。

大家都說,韓劇等于偶像愛情劇的觀念該拋棄了。

但韓偶真的消失了嗎?

不。

韓偶不過是 卷出了新花樣罷了。

過去那種絕癥、交通事故的唯美絕戀不吃香了,那就換別的配方。

厭倦了人類,就和外星人談一場第三類接觸的的戀愛。

兵役太苦?那就往你嘴里塞顆糖,你看這(還沒過期)雙宋夠不夠甜。

看膩了軍旅愛情,那換成朝鮮軍官的高干文如何?

愛情的糖永遠是剛需,只要與時俱進更換靚麗的糖紙,就沒可能被拋棄。

這不,《語義錯誤》就是最新的例子。

短短8集,每集不過20分鐘。

一上線就在韓國影音平臺Watcha登上冠軍。

韓國網絡平臺熱議韓劇top10里,《語義錯誤》也成功打敗《少年法庭》《社內相親》等劇登頂第一。

還是你熟悉的那些戀愛小妙招,只不過這一次換主了——深情注視。

霸道蠻橫。

溫情黏密。

嗑得下嗎?

那就抓穩扶好了,漫果兒這就進入正片

01

就是要套路

乍一看,《語義錯誤》的故事框架并不新奇。

基本上和偶像劇沒什麼兩樣。

即將畢業的設計系學長張宰英馬上就要出國留學,但因學分不夠,掛名在學弟秋尚宇的小組里。

沒想到,性格正直的秋尚宇不僅不懂得變通,反而在一次報告中向教授揭發。

最終導致張宰英成績F,被學校延畢。

張宰英多次聯系秋尚宇,但都得不到回復。

索性,就此開啟「報復秋尚宇」計劃。

怎麼樣?

聽著是不是有點套路。

但注意,套路從來都不是問題,把老招玩出新梗,恰恰才是種本事。

《語義錯誤》正是抓住了這點: 招不在新,用好就行。

來。

一起看看張宰英的報復計劃是怎麼一步步鋪展開的。

首先,借著設計手游的機會,跟秋尚宇碰面。

然后,知己知彼:

「學弟,你有討厭的東西嗎」

「討厭學長你」

「討厭的顏色」

「紅色」

「那討厭的地點呢」

「學長半徑10公尺內」

好了。

信息收集完畢。

接下來,瞄準目標,一一攻破。

討厭紅色?

OK,那我就每天變著花樣,帽子、外套、褲子、背包、鞋子......全身紅氣死你。

就連平時喝的飲料,也特地換成紅色裝的可口可樂。

不想要看到我?

半徑10公尺都會不舒服?

行!

那我就特地為了你搬家,然后......租到你隔壁。

還搞到你的課程表。

跟你報一樣的課,每天啥也不干,就坐你旁邊「騷擾」你。

好氣又好笑。

簡直就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

漫果兒就問,這真的是20出頭的大學生嗎???

怎麼招數一個個連小學生看了都嫌棄幼稚。

嗯,又是這種互相看不對眼套路,我們可太熟了。

比如《以你的心詮釋我的愛》。

故事背景就是,歐兒和阿德因為學生時代一出舞臺劇主角的爭奪絕交多年。

多年后,兩人在同一節補習課上再次相見,也因為這樣的嫌隙,關系變得格外尷尬。

一扭頭,歐兒看見阿德,笑容一秒凝固。

還有《兩小無拆》。

鄰居+世仇的關系,更是水火不容。

小時候是事事「攀比」。

跑步要爭,小紅花要爭,女同學要爭,一言不合就是打。

長大后,機緣巧合上了同一所大學。

這下,打得更歡了……

相較之下。

是不是突然間覺得張宰英的報復,更像是跟秋尚宇打情罵俏?

這也就是為什麼《語義錯誤》明明時長有限,卻有辦法讓觀眾瞬間代入嗑CP的根本原因。

因為打從一開始的沖突,編劇就暗藏了一顆又一顆的「喜糖」。

尤其是上課用馬克筆畫鬼臉惡搞。

(畫得竟然還蠻可愛)

還有一次性買斷自動販售機里,秋尚宇愛喝的飲料。

搞得家里積了一堆自己根本不喝的黑咖啡,無法處理。

以及一邊看著黑咖啡,一邊自言自語:

「我只是想看清楚他生氣的臉」

男孩的惡作劇通常代表什麼。

不用課代表介紹了吧。

所以每當他開始耍各種賤招的時候,觀眾的觀感不是替秋尚宇打抱不平,反倒還......挺羨慕。

02

就是要反差

如果說,《語義錯誤》一半的甜來自張宰英的「壞」。

那麼,另一半則是秋尚宇的「憨」。

在遇到張宰英之前,秋尚宇是一名刻板固執的工科生學霸。

不參加系上活動,不在聊天室群組里,也不參加任何社團活動。

生活中還是個潔癖+強迫癥。

連每天起床、刷牙、運動、到校,都遵循著固定的時間表。

但,就是這些原本了無生趣的缺點,碰上張宰英后卻擦撞出了意想不到的化學反應。

憨,變成了萌。

缺點,變成了萌點。

比如上一個鏡頭,明明在惡狠狠地盯著張宰英撂下狠話:

我不會再忍了

結果,他不會再忍了的處理方式:

不是迎面作戰反擊,而是真的類似于程序員維修電腦bug。

哪里有問題,就乖乖地修復哪里。

自動販賣機的飲料被買走。

那就牽著腳踏車去超市,喜提兩箱黑咖啡放家里。

一路上眉開眼笑,心滿意足:

「咖啡問題解決了」

座位被搶。

那就提早三小時起床,6:30就早早來到教室。

然后,一臉得意的蠢笑:

果然 這麼早他還不在

不想要上課被騷擾。

就連夜做了一塊木板,橫隔在書桌中間。

真正算是反擊的一次。

無非就是趁著張宰英睡著,偷摸摸地拿起筆準備在他臉上報復畫鬼臉。

但筆剛按下,就被當場逮了個現形。

別人拿惡作劇當游戲。

秋尚宇呢?

每次輸給張宰英,不服輸、反省的方式是——仔細研讀書籍,《報仇的美學》。

如果張宰英是「詭計多端的壞1」。

秋尚宇這一波不痛不癢的反擊,在張宰英的映襯下,則完全是一股「嘴硬心軟的蠢0」既視感。

看起來嚴防死守,實際不堪一擊。

外表冷淡孤傲,內心其實溫柔又好哄。

你可能很難想象,兩個人中先邁出那一步,偷親對方的不是流里流氣的張宰英,而恰恰是冷淡內斂的秋尚宇。

轉折點發生在一個晚上。

秋尚宇被講師刁難,飯桌被逼酒。

秋尚宇拒絕后,被講師潑酒欺負。

張宰英看不過去,一個飛鏢過去「英雄救美」替他解了圍。

這一刻,秋尚宇才想起來先前張宰英說過「講師是混蛋」的事,不是瞎扯謊,反倒是對他的好心提醒。

從那一個晚上。

氣氛就悄悄發生了改變。

課桌上的木板還在,但秋尚宇開始探出頭等張宰英來。

在床上,一邊刷張宰英ins,一邊吐槽「真的很不怎麼樣,像個流氓一樣」。

然后......截圖保存。

就連稱呼都換成了「宰英哥」。

這逆轉,像不像學生時代情竇初開、青澀的你。

內斂、含蓄;

懵懂、曖昧。

這種隱約模糊、不訴諸言語的愛意,恰恰是最甜的愛情告白。

因為感情的現實世界,美好的永遠不是欲火焚身的炙熱。

而是如秋尚宇一般——口是心非的亂撞。

懵懂中摸索,小心翼翼試探。

碰上喜歡的人,刻板都會變成一種反差的「奶」。

03

就是要膚淺的甜

回到劇名:語義錯誤。

源于秋尚宇的 計算機專業術語

張宰英在完美主義的秋尚宇面前,就像程序中意想不到的錯誤一般存在。

而這也是這部劇的最大魅力:

兩個人的感情自始至終都無關性向,一切情愫都始于內心深處一場意外的荷爾蒙激發,之后,自發地曖昧糾纏。

比如一次爭吵,終于把張宰英趕走的秋尚宇。

生活并沒有因此回歸正軌,反倒開始魂不守舍了起來。

上課無法專注。

復習也沒辦法專心。

就連衣服穿反都需要朋友提醒。

起初,他以為張宰英是程序中不應該存在的錯誤。

但離開了,才漸漸意識到張宰英早已成為程序中不可或缺的代碼。

我把造成問題的原因清除了

卻沒辦法恢復原樣

而且還更卡了

當下沒有意識,但感情就是在水面之下,自然而然地醞釀、流動。

就像《暹羅之戀》,一首情歌過后,Tong和Mew突如其來的吻。

這種吻,是下意識的。

卻比任何事先規劃清楚的愛動人、堅決。

好比遇到秋尚宇以前,張宰英談了不下六個女朋友。

而愛上張宰英以前,秋尚宇沒有對任何男生或女生萌生過愛意。

如果沒有這次相遇,興許他們眼前的情感世界依舊空曠、廣闊,有數不清的選擇。

但相遇之后,這些模糊不定最終都會清晰成一種雙向奔赴的默契—— 喜歡不是因為別的什麼,只因為是你。

「一定要是你才可以」

「不是你就不行」

愛情是什麼?

他們并不清楚。

只是在相處中,會不自覺地被他改變自己的口味、習慣,乃至性格。

比如一向非黑咖啡不喝的秋尚宇。

一天晚上,喝著自動販賣機的黑咖啡,突然覺得苦澀難喝了起來。

從前做什麼事都遵循固定程序,現在變得猶猶豫豫。

膽小怕事。

一遇到不確定的情況,不再是冷靜處理,而是急忙逃開躲避。

張宰英呢?

從粗心到細膩,敷衍到專一。

以前,每次女朋友分手的理由都是因為他個性木訥,對待感情又沒耐心。

但現在,秋尚宇喊他清理工作室,他會一邊罵罵咧咧,一邊立馬打掃整理。

兩人這時再湊到一起,已經更像是「忠犬攻+傲嬌受」的新設定。

秋尚宇拒絕自己的時候。

張宰英會完全不顧及面子,跑出去把他「壁咚」,強制申請一個戀愛「兩周體驗卡」。

秋尚宇害怕毫無預警的肢體接觸。

張宰英就乖乖聽秋尚宇的話,開啟「預告模式」。

「我可以摸你的頭嗎」

「一分鐘后」

青春愛情就是這麼青澀簡單。

不貪婪、不計算、不狂熱、不糾結。

有時候甚至是膚淺。

只是在最開始看到你的第一秒,注意到了你的皮囊。

但這或許就是每個人專屬于青春時期的愛戀、暗戀、迷戀。

心動,僅在一瞬之間。

然后情不自禁地想去了解他的喜好,不知不覺為了他改變。

滿腦子有且僅有這個人。

之后,碰到其他人再好,想的也還是這個人。

有大把的時間,去想象兩個人的浪漫。

有大把的精力,去執行浪漫。

年輕,就是無知的淺白。

但就是這種淺白,有一種窒息的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