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路沖高,近期最熱韓劇就是她了:700億到底會如何收場,好戲,還在后頭

一路沖高,近期最熱韓劇就是她了:700億到底會如何收場,好戲,還在后頭
2022/10/15
2022/10/15

最近這部韓劇《小小姐們》大家有在追嗎?!

乍看有點不知所云的劇名完全無法掩蓋它從預告片就顯露出的劇王氣質。

摘幾個關鍵詞看看是不是觸到了你的嗨點: 貧窮、女性、財閥、700億韓元……

四集之后,評分8.4。

隨便放幾個高贊評論大家感受一下。

懸疑、質感、金高銀三姐妹的演技、樸贊郁御用編劇的妙筆……

這些在評論中被不斷提及的字眼,拼湊著出一個讓人應接不暇的故事。

三個底層貧民姐妹花,原本只想讓畫畫天賦異稟的妹妹仁惠無憂無慮求學、成長,卻在陰差陽錯之下,悉數卷進一樁事涉700億秘密資金的財閥陰謀中。

大姐吳仁珠(金高銀飾)是大公司的小財務,信奉「沒有錢的生活寸步難行」。

二姐吳仁京(南智賢飾)是9精成癮的電視台記者,對底層人民的苦難有著過分的共情。

三妹吳仁惠(樸持厚飾)是首爾最棒的藝術高中學生,有著超高的畫畫天賦,卻無時不刻想要逃離姐姐們。

姐妹情的設計跳出了矯情的怪圈,三姐妹的關系本身就足夠有看點。

姐姐們把賺錢富養妹妹當成責任,而妹妹卻被這份沉甸甸的愛壓得只想逃跑。

一直非常喜歡韓劇中這種復雜幽微的情感,即使是親情,也常因為年紀、個性、身份的差異而探抵人性的縫隙。

同時,三位演員的表現也十分契合角色,在年齡、氣質上完美詮釋了三姐妹不同的個性和世界觀。

角色的契合與陣容的華麗不止于此,除了這些演技在線的主角外,才剛幾集,就已經有秋瓷炫、宋仲基、吳政世三位大家非常熟悉的明星客串。

如此奢華的演員陣容后,還有編劇鄭瑞景、美術指導柳成熙的幕后加持。

可能有朋友對這兩個名字感到陌生,那換一種方式來介紹這二位或許大家就會恍然大悟。

——樸贊郁導演的多年合作伙伴,編劇鄭瑞景、美術指導柳成熙。三人共同合作過《小姐》《分手的決心》等多部影片。

強力的台前幕后班底之下,姐妹間的小心思與階級間的大沖突層疊交織。三姐妹漸漸被卷入財閥的陰謀,在權利的誘惑之下,暴露出每個人最隱秘的渴望。

從韓影到韓劇,極端的貧富差距、固化的階層、每個毛孔都充滿血和骯臟的財閥集團,都是韓國影視一貫擅長的領域。

只是這一次,不再是《寄生蟲》樣式的階層故事,而是著力呈現在這樣的社會權利構架下,想要求得體面生活的底層女性需要付出何種代價。

二姐吳仁京是電視台記者,被領導討厭、被同事排擠,自己的采訪因為沒忍住同情的淚光而被大家冷嘲熱諷。

她并不為自己辯白,而是默默接受了這些質疑。

洗手間里,吳仁京的同事發問,「你家庭很貧窮嗎?」

吳仁京愣在當下。

她還未意識到自己的委曲求全,貧窮的底色就已經被殘酷的職場無情揭穿。

——因為你太會隱忍了。

大姐吳仁珠是公司13樓的邊緣人,因為沒有學歷還被騙婚,她從出身上就已經與周圍名校畢業的同事們格格不入。

而她跟仁京一樣,對自己的處境并不自知,甚至還以為自己的不合群是因為同事嫉妒她聰明能干或是討男孩子喜歡。

吳仁珠換上笑臉,向組長預支數個工作日的薪水,被拒絕甚至被嘲諷后也只能默默忍受。

一開始,在被同事花英姐(秋瓷炫飾)點破之前,她與仁京一樣,對自己的貧窮和所處的階層一無所知。幻想著靠努力和勤奮,就可以為家人帶來體面的生活。

直到,有人一針見血地堪破:貧窮的出身難以隱藏。隱忍,是底層女性擺脫貧困而需要付出的基礎代價。

她們尚且懵懂著來不及理解和接納這句話,就已經被裹挾進更大的陰謀之中。

至此,關于「貧窮」和「擺脫貧窮」的探討已然烙印于大家心底。

仁珠穿著廉價劣質的粉色高跟鞋與花英姐一起去高級餐廳吃飯。

劣質高跟鞋在爬高高的樓梯時,鞋跟突然斷了。

她們要去的餐廳實在是太高了。花英姐上一次是坐車來的,沒想到走路上來竟然要爬這麼多級台階,如此辛苦。

高高的台階、斷掉的劣質高跟鞋,坐車與走路……

在這些看似不經意的細節,是編劇的密語,一點點編織出貧富世界里兩個完全不同的運行法則。

財閥權貴們腳不沾地,生來就在石階之上。

上山下山,坐在車里,再高再遠也顯不出絲毫艱難。

至于貧民,劣質的鞋子無法帶你抵達高高的階層,中途斷掉的鞋跟,只能讓想向上攀的人進退維谷。

仁珠的攀登本該止步于高跟鞋斷掉的時刻,可花英姐給了她繼續走上去的資本。

花英姐將自己昂貴的黑色高跟鞋讓給她,甚至還為她披上了名牌外套。

當花英姐自s后我們回頭再看這一段,會發現這是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交接。

昂貴的鞋子帶仁珠去到了權貴場,但高仿的外套時刻提醒著她仍然是一個假富人。

假富人花英姐將這張入場券轉交到了接班人仁珠手上。稀里糊涂之中,仁珠已經踏入了一場財閥的陰謀。

懸念藏在絲絲入扣的細節之中,語調平淡的日常之下,暗涌著詭譎的波濤。

細節與鋪陳,這是編劇鄭瑞景一貫的手法。在貧窮與擺脫貧窮之間,她只是用仁京與花英姐一起去高級餐廳吃飯這一個段落就寫盡了仁京的向往與選擇,又埋下了未來的伏筆。

這樣的女性形象,總是讓人聯想到《分手的決心》中的湯唯,引而不發,卻在某個時刻早已在心中做下了自己的選擇。

仁珠穿著花英姐的新衣服、新鞋子,開心地覺得自己當下看起來一定是一個「從小就受過很好家庭教育的富家女」。

但神色、儀態出賣了她,花英姐扳直她的身體,意味深長地說「你該好好去上瑜伽課了」。

瑜伽課當然又是一個重要的劇情伏筆,但在此處,也意味著衣服鞋子并不能掩飾一個人的階層與出身。

良好的體態與氣質需要時間、環境、閱歷、金錢共同造就,不是簡單換個衣服就能擁有。

多年慣習的「隱忍」,還是會輕易暴露她們的出身。

社會底層貧窮隱忍、努力生活的女性,想要改變命運或是對抗財閥,這樣的故事在男權社會體系之外,多了一層女性視角,展示出各種不同女性參與權利爭戰的原因與她們各自的手段。

驚喜的是,鄭編劇給出的原因,除了貧窮,還觸及到了每個人內心真正的恐懼。

這就必需要把前三集中我最喜歡的一個段落拉來展開講講了。

在原本屬于花英姐的VIP瑜伽課上,教練一次次按壓為仁珠開背,隨著呼吸,仁珠不斷俯身下去,恍惚間,兒時的仁珠突然出現。

8歲的仁珠不斷俯身,她接近的是一個躺在床上雙眼緊閉的小女孩。

隨著瑜伽姿勢的加深,仁珠的呼吸愈發深長,她8歲時的場景也愈發清晰。

漸漸地,我們看清了仁珠的過去。

在三妹仁惠之前,仁珠和仁京竟然還曾有過一個妹妹,但由于貧病交加而早早夭折。

8歲的仁珠俯在妹妹身前,見證了年幼妹妹呼吸消失。

從瑜伽場景到仁珠的童年過往,再到仁京、仁惠的當下時刻,在剪輯和畫面配合之下,我們看清了三姐妹的隱秘前史。

在一場戲中徹底解釋了大姐仁珠為何愛錢如命,二姐仁京為何愛妹如命,三妹仁惠又為何會畫出暗黑的「瀕s的姐姐」。

這個段落我愿稱之為前三集的閃光時刻。

它不費口舌,在鏡頭語言上的切換流暢自如,寥寥幾筆就干凈利落地呈現了三姐妹閉口不言的過往,也給足了每個人物前史和動機。

這個無法直面的家庭傷痛,仁珠埋在記憶深處絕口不提,卻自小種下了「沒有錢就會s」的種子,把錢當成家庭的保護。

時年6歲的仁京選擇性遺忘了夭折的妹妹,卻無法回避這件事在她潛意識里種下的因果。

仁京對妹妹仁惠的感情極為深厚,甚至頗有幾分保護過度的控制欲。不惜丟臉出丑也要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仁惠,甚至喊出「仁惠是我在這個地球上最愛的人」。

這種帶點神經質的過度緊張,或許恰是曾經失去過所以才要用盡全力保護的潛意識投射。

在經歷同樣的家庭傷痛之后,仁珠將錢作為目標和保護家人的方式,仁京則是將懼怕失去的情感全部置換到了妹妹仁惠身上。

而姐姐們以為對這段過往一無所知的仁惠,暗黑痛苦的畫作暗示她早已不知從何處得知了這段過去。

十六七歲的仁惠,不像姐姐們還曾感受過家庭富足的樣子,她從出生起,家里就是貧困潦倒,父母不靠譜,姐姐們用力過猛。

跟兩位姐姐不同,仁惠選擇的路是拋 / 棄家庭和出身,以自己的藝術天賦作為敲門磚,走上一條依附權貴的路。

至此,三姐妹在面臨權利時的不同選擇已經全然顯露。

如此前史與鋪陳之后,對于她們的選擇,已經很難再有居高臨下的指摘評判,也無關好壞對錯,只剩無盡的唏噓——同一片土壤下竟然可以繁衍出完全不同的三朵花。

如同劇中花英姐侍弄的蘭花。

各有性格,各有花名。

盜賊公主、越南幽靈、食人蘭花……

但又是誰賦予了這些蘭花不同的名字和寓意呢?

那雙看不見的手,撥弄著這些花草的命運,一如還未揭開的謎底,在700億背后,操縱巨款和財閥的,又將是何種恐怖的力量?

當全韓國只有兩株的珍稀越南幽靈不斷出現在每一個s亡現場,懸念與陰謀早已籠罩在三姐妹頭頂,是逃出去還是成為其中一員?

才剛剛三集,胃口就已然被吊上了天花板。

就算已經有過《寄生蟲》這樣的電影寫盡貧窮,但這部劇里的困頓與扭轉也依然能給人一波又一波的驚喜。

至于接下來,底層姐妹花以命相搏的700億到底會如何收場,好戲,還在后頭。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