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個日本姐姐演了一部美食劇,道出了多少人的理想生活啊!

兩個日本姐姐演了一部美食劇,道出了多少人的理想生活啊!
2023/01/10
2023/01/10

一間小小的出租屋。

兩個女人一起做飯、吃飯。

場景簡陋如小電影,沒有任何大牌演員,情節簡單到不能再簡單......

就是這麼一部日劇,憑什麼拿下8.8分?

但如果亮出它的標簽—— 美食百合劇,你是不是也忍不住多瞅兩眼?

一到冬天,人總會犯一些豬癮和戀愛癮。

渴望香噴噴熱騰騰的美食,也渴望結實的、溫暖的擁抱。

恰好,它都可以滿足——

《想做飯的女人和想吃飯的女人》

最近,大家的冬日劇都被《初戀》占領了。

宇多田光、藍色、雪天、俊男美女談戀愛。

少女心要素一應俱全,誰看了不犯會迷糊?

跟跨越20年的浪漫夢幻的bgl相比,《想做飯的女人和想吃飯的女人》完全是另一種極端。

它平淡、樸素,不抓馬、

它抓人, 僅憑對普通白領生活的像素級還原——

你可能不是擁有空姐夢的校花,而只是孤身在城市打拼的格子間女人;

你可能沒有交通事故、失婚、中年開出租的大起大落,每天只是公司、出租屋兩點一線,唯一的生活調劑就是做美食po到網上;

你的過去可能不存在佐藤健那樣的帥比初戀,但未來你也許會遇上一個喜歡給你做飯吃的朋友。

野本小姐,業余美食博主,每天都與網友分享她做的一人食。

其實她一直很想嘗試分量很大、讓人食欲爆棚的料理,只是她飯量小、身邊也沒有親人和朋友。

于是,喜歡做飯卻沒人一起吃,成了她最大的苦惱。

有一天她遇上了同住一棟公寓的春日小姐。

看到她手提兩桶外賣,野口開啟寒暄模式:

是在開派對嗎?

春日否認:不,我一個人吃的。

野口沒有做好表情管理,我卻開始興奮:

你看,飯搭子這不就出現了嗎!

作為天生干飯人,春日的胃口在外很少能夠得到滿足——

日本的飯店老闆跟我們的食堂阿姨一樣,看見是女生,飯先抖掉一半。‍‍‍‍‍

春日還得特意強調:麻煩給我正常分量。

公司聚餐,剛上來的炸雞她還沒下筷子,就被領導傳給了其他人,回到她這里只剩下一兩塊。

想要吃飽,只能回家煮宵夜。

有一天鹵肉飯做得太多,野口嘗試著敲開了春日的家門。

在社交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日本,這個舉動看起來多少有點唐突。

可春日不僅沒有拒絕,還把鹵肉飯吃得一粒不剩,野口看到這一幕,開心到掉了小珍珠。

因為, 她終于找到了那個能跟她一起把料理吃光的人。

一直以來,這就是她喜歡做飯的本意——

不是為了成為好母親、好妻子,而是想看到別人吃得很香。

一個是想做飯但苦于無法分享的女人,一個是想吃飯但經常吃不飽的女人。

她倆的相遇,就像拼圖找到了缺失的那一塊。

完美互補。

一來二去,兩人從只是同桌吃飯的關系升級到了一起游玩的關系。

周末,春日開車,載野口去她經常買菜的農貿市場。

看到各種新鮮又便宜的食材,野口開心得手舞足蹈,瘋狂買買買。

收獲滿滿回到家,兩個人決定做南瓜布丁吃。

看著后備箱里和她一起買的新鮮蔬菜,春日微微停頓了一下,那是一種幸福的恍惚感。

那天她忍不住感慨:

「原來可以過得這麼開心啊。」

她以前去買菜,從來不會想到順路去看海:

市場賣的冰淇淋聽說很好吃,但一個人從來不會去嘗試:

野口其實也一樣。

她獨自一人,也不會想著花三個小時做復雜的南瓜布丁:

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和你一起,我才想要這麼做。

美好的周末約會,讓我狠狠嗑到了!

并沒有刻意去制造怦然心動,有的只是令人舒適的相處細節。

從這些涓涓細流里,你由衷地感受到: 女孩之間的相處真美好啊。

即便這不是一部百合劇,女性之間的陪伴也足夠溫暖動人。

難怪有人看了,會代入自己和朋友的關系。

一個人在他鄉,跟兒時伙伴漸行漸遠,職場上沒有交到知心朋友,戀愛更是看不到任何苗頭。

生活中唯一得到的關心,是媽媽寄來的各種家鄉特產。

當人與人的關系日益疏離,美食就成了最大的慰藉。

想分享美食的心情,想跟人干杯的心情,背后都寫滿了都市人的極致孤獨。

與此同時,這部劇也有著更加微妙卻鋒利的女性視角。

比如 女性受到的隱性歧視。

野本帶便當到公司,總被男同事夸「一看就是會成為好媽媽的那種人」。

表面奉承,實際上視女人為做飯工具人。

野口內心無語極了:

「因為自己喜歡才做的便當,全都被當成為了男人做的,心真累啊。」

難道喜歡做飯就不能單純是因為熱愛嗎?

再比如, 女孩更懂女孩。

有一個愛做飯的朋友投喂,相信是很多人的日常幻想。

但這并不意味著,這段關系是野口的單向付出。

相反, 她們對于彼此的意義同等重要。

春日雖然沉默寡言,但也有心思細膩的一面。

野口痛經的時候,她主動買好衛生巾、止疼藥還有補鐵劑上門,然后幫她做小時候一生病媽媽就會做的烤飯團。

女孩間的互相體貼,看得人心頭一暖。

更多的,還有作為觀眾的羨慕。

野口的好意,春日欣然接受,但也處處為她考慮。

堅持要給伙食費——因為支付報酬是對勞動成果最有效的肯定;

拒絕她在工作日給自己做便當——因為害怕她休息不好。

也許你會覺得這是日本人慣有的客套。

但實際上,編劇是在通過一個女性的眼睛看到另一個女性的付出。

春日的體貼折射了這樣一層現實——

承擔家務勞動的女性,往往既得不到足夠的休息也得不到相應的報酬。

這種女性之間的互相理解與尊重,是男女關系中很難獲得的體驗。

甚至,是無數男女關系走向破產的關鍵原因。

劇里有一組男女行為對比很有意思——

春日喜歡餃子配米飯,有一次她在外面這樣點餐,被一位男顧客給教育了。

他一通輸出:你不懂,冰啤酒才是餃子的絕配!

春日只好點了一大杯扎啤,當著他的面一口氣干掉。

才讓男人乖乖閉嘴。

同樣是吃餃子,在野口這里截然不同。

她吃餃子的時候也喜歡喝啤酒,但并不強求春日跟自己一樣。

而是學習春日,也給自己搭配一碗米飯。

這時候,春日反倒自愿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嘗試餃子配酒的快樂。

你看,樂趣這種東西,根本無法強制,只能靠彼此的感染和分享。

社會上存在一種偏見——女性做什麼都喜歡一起,是因為女性不夠獨立。

他們看不到這種遷就與陪伴背后,是因為女性擁有更多的耐心和同理心。

溫柔知性的野口和沉悶陰郁的春日,完全不是一種人。

但身為女性,她們有著共通的處境。

野口有一個溫暖的家,但依然逃不了催婚壓力,逃不了賢妻良母的期待。

春日生在重男輕女的鄉下家庭,從小好吃的菜只有爸爸和弟弟的份。

她之所以這麼愛吃,是因為小時候從來沒有吃飽過。

那時候為了填飽肚子,她總是晚上偷偷起床烤面包。

食物那麼美味,她卻要懷著悲哀的心情去吃。

終于有一天,在野口這里,她可以開懷大吃,享受食物原本的美好價值。

在經受了別人那麼多異樣的眼光后,她們完全理解對方愛做飯、愛吃飯這件事。

這種被接納的感覺,讓她們如釋重負、珍惜到流淚。

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 遇見你真好。

當看到編劇山田由梨的名字,就明白這部劇為什麼可以把女性心理描寫得這麼細致和獨特。

她上一部作品——9.2分的 《17.3關于性》,講的是女性初次性體驗。

一樣有讓人拍腿叫絕的女性視角輸出。

雖然日劇總是被詬病評分虛高,這兩部劇也讓不少人有此觀感。

但它們依然是稀缺的、珍貴的表達。

想看姬情的,建議轉台。

如果你想要一對溫暖柔軟的冬日治愈cp,這兩個女人不會讓你失望!

用戶評論